你是否倾听组员说话?(Are You Listening to Group Members?
花时间操练倾听的艺术。

请留意一下圣经中基督跟陌生人的对话。有无数次,耶稣碰见某个人,问了一个问题,然后就倾听他/她的故事,并不打断。那些祂医治过、喂饱过、与之交谈过的人感受到了被聆听的尊重,因而在离开时觉得自己很重要——他们的生命被永远地改变了。《雅各书》1:19鼓励我们:“要快快地听、慢慢地说、慢慢地动怒。”
 
我们中间那些对讲话感到自如的人,可能会把“快快地听”混淆为消极或静默,但是真正的倾听是积极主动的。它要求你以新的、有洞见的方式调动所有感官。只有借着真正地倾听,我们才会认识组员。
 
用眼睛听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你是否注意周围的人─他们脸上的表情,走路的方式,以及他们的眼睛?这就是所谓的“留意观察人们的服事”,即捕捉很多反映他们内心活动的微小细节。透过特别留意组员的眼睛 、非言语的手势和体态所传递的信息,你就能了解他们的心。
 
回应
当组员们在小组聚会中分享时,我通常:
  1. 思考我下一步该说什么,没怎么留意他们。
  2. 认真倾听,但是忽视了他们的身体语言。
  3. 认真倾听,同时注意他们的身体语言。
当组员赶到聚会中时,我:
  1. 忙于聚会的清洁和预备工作。
  2. 向人们问安,并和他们随意聊天。
  3. 向人们问安,观察他们的身体语言,寻找反映他们内心活动的线索,试图了解他们带着什么内心状况来聚会。
 
非言语的谈话
 
盖瑞˙普尔(Garry Poole)曾是柳溪社区教会(Willow Creek Community Church)的福音部主任, 他对组建畅所欲言的慕道小组很有热情。在这样的小组里,对探索属灵问题感兴趣的非信徒,可以一起讨论生命中有关死亡、真理和上帝的问题。从他的经历来看,倾听比预先包装好的福音信息介绍更加具有说服力。
 
“我往往用前四、五周的聚会时间来聆听,鼓励参与者们分享他们的信仰和问题”,他解释道。“我越倾听,他们就越想知道我所相信的。”
 
回应
当组员们开始分享时,我第一个想法是:
  1. “什么时候才轮到我再讲话呢?”
  2. “我很高兴他们在分享,但我希望他们不会讲太久或离题。”
  3. “真是一个祝福!这是更好地认识这个人的机会。”
组员们在小组聚会中分享时,我通常:
  1. 考虑我接下来该说什么。
  2. 变得很紧张——她分享的太多?太少?
  3. 仔细倾听,并在脑海里总结他们在说什么。
 
用耳朵看
 
让他人成为我们探索其独特的情感和属灵世界的向导。留心使用你的耳朵,少说话,确认并满足他们的需要。
 
留意观察他们的情绪。什么使他/她感到快乐、悲伤、恐惧或愤怒?惊奇的是,这些简单的情感是探索一个人灵魂的通道。情感与信仰密不可分。人们感到抑郁,因为在某种层面上,他们相信没有盼望。他们感到忧虑,因为他们有一个困扰自己的信念,认为坏事即将发生。
 
解决心灵深处的问题,需要结合平安、节制、反思性的倾听,以鼓励人们探索令人惧怕的痛苦或神秘领域。聆听一个人会增强他/她的自我价值感。倾听我们的人吸引我们,让我们能敞开并成长。
 
让一个人看到你正在聆听,会让你跟他/她有情感上的连结。用肢体语言(点头、姿势、不交叉双臂、目光接触)和言语(叹息、赞叹)来表明,你真的很在乎。把他们分享的思想和情感用不同的话表达出来,像镜子般将他们的情感和看法反射给他们看到。
 
回应
当我们聆听组员说话时,我特别留意下列事项:
  1. 故事的时间顺序。
  2. 故事的主题。
  3. 组员们什么时候,怎么样谈论情感(喜乐、悲伤、惧怕、等等)。
为了向组员表明我在倾听,我通常会:
  1. 告诉他们,我自己的经历如何跟他们的故事联系。
  2. 以问题打断他们。
  3. 用身体语言和口头表达来显示:我在乎。
在组员们分享之后,我通常借着以下方式让他们知道我在听:
  1. 给他们提建议。
  2. 为他们引用相关经文。
  3. 问他们一些问题,使其表述更加清晰,并且总结他们所说的内容。
  4.  
 
我们的文化正大声呼求生命所必需的理解、盼望和接纳。积极地聆听,即花时间用眼睛“听”、用耳朵“看”、用身体语言传递无言的讯息,往往能开辟通往他人内心、让人得生命的道路。
 
——大卫˙平(DAVID PING);Copyright 2005. This content originally appeared in the March/April 2005 issue of Outreach magazine; used with permission.
 
本文选自小组同工训练工具:《你在调动每个人参与吗?》,将在11月初,在“建造教会领袖”(www.BCL-Chinese.net)网站正式推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