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组的整体规划(The Big Picture of Small Groups)
小组带领者,投入精彩的现实生活吧!
《诗篇》343


作者:安姬-华德(ANGIE WARD)

 

想象一下,一些惊天动地的大事,却是由微不足道的小事引出。
 
当一个出身卑微的木匠跟12个亲密朋友分享祂的生命时,这样的事就发生了。有3年的时间,他们一起吃、一起玩、一起学习、一起旅行、一起欢笑、一起哀哭、甚至一起争战。
 
他们的生命改变了,接着他们出去改变了世界。
       
你相信这在今天仍然能发生吗?
 
当年那群跟随者的直接继承者——教会——今天仍然依样而行,以12人左右的群体在一起分享生命。他们一起吃、一起玩、一起学习、一起旅行、一起欢笑、一起哀哭、甚至一起争战。
 
这些群体可能有不同的名称,但是他们都有潜力改变生命,改变教会,乃至改变整个世界。
 
这可以实现,并曾经实现过。
 
众所周知,小组能:
 
 ->当教会领袖承认道德上的失败时,仍将教会凝聚在一起。
 
-> 以实际的方式无私地彰显耶稣的爱,从而转化邻里、社区、甚至整个城市。
 
 ->在一起开怀畅谈、欢笑,直到凌晨。
 
 ->在组员经历诸如离婚、死亡、或疾病的危机而破碎时,用强有力的膀臂在身体上、情感上、灵性上、包括钱财上支持他。
 
-> 激励组员在个人灵性上的成长。
 
 ->将圣经知识和对祷告的渴慕倾注在人里面。
 
 ->分享丰富多彩的生活。
 
 ->引发对世俗和永生的问题的激烈讨论。
 
 ->让众多的朋友、邻舍、和同事与耶稣基督建立新的关系。
 
 ->成为最好的朋友。(没想到吧!)
 
 ->借着把教会的注意力转移到教会之外,更新教会文化。
 
 ->(有时候甚至借着冲突)成为发展和健全人际关系的实验室。
 
 ->集中财力资源来影响某个孩童、一个家庭、或者一个宣教士。
 
 ->一起庆祝我们生活中各样的里程碑,诸如出生、生日、婚礼、周年纪念、毕业、或获得全国冠军。
 
小组能够做所有这些事情,而且比让组员分头去做的总和还要好。虽然小组提供查考上帝话语的机会,但它远不“仅仅”是个查经的场所。虽然它能提供一座通向施恩宝座的“桥梁”,但也不仅仅是祷告小组而已。
 
小组不仅仅为组员提供了团契或社交的时间,而且可以成为更深入、更真实地改变生命关系的基础。
 
在纯粹的意义上,一个健康的小组有潜力成为教会的微观缩影:这是一个让人们遇见上帝,并提供他们灵性成长所需的资源和关系的安全所在。
 
当然,开始或维系一个有果效的小组事工并不容易。关系的建立从来都不容易。“成功”(能改变生命)的小组事工清楚事工的目的,设计有的放矢的小组活动,然而事工的焦点仍专注在人身上。小组活动的计划并不会自动地导向生命的改变。人际关系无法靠组织建立,成长也不能被人为地制造出来。
 
虽然每个教会都蒙召在某个独特的环境中事奉,有果效的小组仍有一些共性:
 
1.它们都委身,而且这个委身必须源自教会所有的领袖。从主任牧师起,一直延伸至整个教会。如果负责小组事工的牧师是唯一委身小组的人,小组充其量只是一个面向教会少数人的局部活动。
 
2.它们必须目的明确,而且这一目的是基于对圣经原则以及灵性成长过程的理解。小组何以融入所属教会的使命,他们与查经小组、支持小组、或一个社交俱乐部的区别在哪里?你何以判断它们是否有果效?
 
3.它们要培养领袖。这不同于招募人来填补职位的空缺,而是涉及异象的倍增:每一个小组都应该成为由装备精良的成熟基督徒组成的小分队,一旦被派遣,就能成为具有异象并行使职责的“微型教会”。
 
4.它们需要时间:小组需要时间,来为小组活动的最佳方式祷告;需要时间沟通小组异象;需要时间来实施一个策略;最重要的是,小组需要时间,让关系成长。
 
是的,小组的成长确实不容易。但是从中所得的益处值得我们所付出的努力。小组组员之间所建立的关系,远比仅仅通过主日崇拜所建立的关系深刻得多。即使不能每次参加教会崇拜,人们仍可以通过小组跟教会保持连结。牧师能让小组分担灵性关怀的职责。教会得以在变得更大的同时,变得更小、更深化。组员的生命得以改变,然后他们出去改变世界。
 
想象一下,一些惊天动地的大事,却是由微不足道的小事引出。
 
 
 
本文选自小组同工训练工具:《小组组长》,更多内容请见“建造教会领袖”(http://www.buildingchinesechurchleaders.org)网站正式推出!